影视剧:莫把单纯“好看”当王道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10日 17:24 丨 进入复兴论坛 丨 来源:中国电视艺术网

  每每与人谈起一部影视剧作品,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好看吗”,似乎这三个字成为人们是否观看甚至是能否喜欢一部作品的唯一标准。

  在一般人的意识里,能够称得上“好看”的影视剧,必须具备好看的故事、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强情节叙事、快节奏推进、高颜值演员、漂亮的画面、讲究的构图、色彩亮丽的服饰……从电视剧《何以笙箫默》《猎人》《解密》《好先生》到《致青春》《警犬与警花》《追击者》《我的爱情撞上了战争》《嫁个老公过日子》……对“好看”的追逐,俨然成为近年来影视剧创作团队在创作上重要的硬性指标。

以追求“好看”为目标的影视剧涉及所有题材,更在素以高智商、“烧脑”取胜的悬疑谍战、侦破推理、枪战武侠以及战争、军旅演习等凸显动作性、对抗性、冲突性的题材中被进一步强调,而青春、古装、玄幻、架空历史背景、都市生活等题材,则多在场景画面、摄影构图、色彩渲染、氛围营造等方面追求唯美极致、美轮美奂,甚至一些以农村生活与农民为主要表现对象的农村题材影视剧,也在努力通过语言的插科打诨、人物举止的夸张搞笑、服装造型的亮丽光鲜等手段,以期实现“好看”的效果。

  比如,有的作品在制作上出色夺目,其华丽得一尘不染的画面、干净整洁的构图,唯美上乘的制作水准早已超出一般电视剧,但主人公的形象设置却在“好男人”与“坏男人”之间徘徊,在“渣男”与“暖男”之间摇摆不定。一方面,他玩世不恭、嗜酒成性、尚武好斗、视法律如儿戏,另一方面又摇身一变,成为温柔体贴、仗义守信、有担当有责任的“暖男”;既为了爱情不择手段,同时又担负起替好友赡养患失忆症的老人、扮演“儿子”的重任。尽管其分裂人格及反常规行为,有着孤儿出身、逆境成长、屡受挫败以及由其经历所造成的潜意识中某种反社会倾向作为铺垫和依据,但就人物形象的塑造及其背后所传递出来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而言,仍存在许多无法解释的怪异和荒诞、悖论和畸形,有些地方是违背人物性格发展的轨迹和现实生活的逻辑的。还有的剧作,在题材、故事与人物设置上与现实生活无缝衔接,但拉大甚至强化了社会阶层划分的印痕。剧中人物或是凭借投机取巧耍小聪明、依赖他人获得成功;或是没有底线的“作”、一味地追求物质奢华和虚荣心理;或是站在海归成功人士的光环里炫耀腰缠万贯、开跑车住豪宅的富有……用青春励志的概念和叙事以及养眼的画面、时尚的服装等,消解用诚实的劳动和智慧赢得成功的真正意义,把青春的理想、奋斗的目标和人生的梦想全部挤压到个人的眼前利益和金钱财富的道路上,似乎有了金钱就能够进入上流社会,就高人一等。当然,追求财富没有错,但必须记住,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把一代人的青春价值锁定在对财富不择手段的追逐上,宣扬“有钱就能摆平一切”的思想,而不对当今时代的价值观以及国家、民族、人类未来的命运与个人奋斗之间的紧密联系进行深入的开掘和思考,这样的剧再“好看”热闹、再唯美漂亮,也不值得传播和提倡。成功的定义不应用金钱、财富的多少来衡量,更不能通过投机取巧来获得。真正的成功,应是个人努力奋斗所取得的事业成功与理想的实现。影视剧中对成功表现,应少点金钱,多点事业;少点物质,多点精神;少点虚荣,多点真诚;少点奢华,多点朴实;少点功利主义、享乐主义、形式主义,多点实实在在、勤劳苦干、脚踏实地,注入时代精神和民族自信的志存高远。

  还有的作品为追求“好看”,在某些情节的设置上一味地追求猎奇、夸张、惊悚,似乎不“雷”不“神”不成戏,完全脱离历史语境和特定时代背景,违背生活的基本常识和规律,以丢失真实性而凸显传奇性。如让一个大字不识的村妇在几个月内“速成”为一个掌握了多种谍战技能的出色的地下工作者;让一个缺乏生活阅历并曾患有自闭症的生活能儿,在经过简单培训后打入敌特组织内部做卧底;毫无实质内容的海陆空多兵种最新式武器装备的联合军演场面的铺排……

  其实,影视剧追求“好看”不仅没有错,还应该鼓励。所谓“尚美之道,千古之风”。影视剧只有首先给观众带来视听愉悦,才能吸引人们注目观之,进而让人们在不知不觉中体味到创作者蕴含在作品中的一切启发引导人们向善、向真、向美、向上的主流价值观以及寓教于乐、寓理于事、寓情于景的精巧创意和独特构思,接受并认可创作者探求精神陶冶与视听愉悦无缝衔接的可行性路径。当然,为了给观众提供更加完美的视听体验,提升观众的审美鉴赏情操,满足观众特别是年轻观众求新求变的心理预期,一些影视剧将多种类型剧的特点、风格和元素杂糅交织、兼容并蓄,在情节叙事、节奏推进、故事的起承转合等方面追求一定的传奇性、悬疑感、新鲜感,起用俊朗靓丽的年轻演员,追求服装、化妆、道具、场景的精美呈现,这一切无可厚非,但是唯表面上的“好看”马首是瞻,忽视“好看”之中对主流价值观和社会正能量的有效传递,用表面上的热闹、喧嚣掩盖作品内的文化“三观”偏颇甚至扭曲,那就喧宾夺主、本末倒置了。特别是在一些承载着国家利益,高扬民族精神、爱国主义旗帜,具有家国情怀和历史厚重感的抗战题材、军旅题材、谍战题材、历史题材等作品中,把经历残酷战争的士兵装扮得干净优雅,在枪林弹雨中摆姿势、塑造型;让没有经历过岁月沧桑、徒有一张俊朗面容的年轻演员出演历史人物;让每天都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里经受考验的地下工作者轻而易举地、想当然地完成不大可能完成的任务;让历经战乱、流离失所的人们穿着洁净的服装;让饱受战火摧残、曾经山清水秀的地方仍如桃花源般隐秘安静……这些完全脱离了历史语境和特定的环境,消解了战争的残酷性和历史的深刻性。即使是在一些都市题材创作中,一味地追求充满梦幻气息的唯美画面,美到不可方物,美到让观众完全失去抵抗力和判断力,同样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影视作品之所以一味地向“好看”看齐,是因为它既养眼又能够“圈粉”、提升知名度,还可以带动话题讨论,吸引年轻观众这个庞大群体的眼球。有些创作者甚至认为,画面美在创作中是第一位的,比剧情精彩更重要。于是,具有高颜值、高关注、高话题的“三高”作品不断涌现。

  影视剧创作上一味追求“好看”、唯美现象的出现,暴露出创作者对艺术品质的肤浅认知和偏狭理解,更暴露出其文化素养的缺失。表面上看,这的确能够满足人类嗜美的天性本能,但其深层次折射的却是由市场经济、商业利益导致的功利主义、拜金主义、利益主义在作祟,体现出当下社会浮躁虚妄、缺乏责任与担当的文化消费心理和娱乐当道、满足于浅层次感官享受、不求甚解的“反思考”倾向。这种倾向对观众,特别是对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尚未完全定型且对未来抱有很多不切实际幻想的“网生代”一族而言,其负面影响不可小觑。过分迷恋这种外在浅表的美轮美奂,不仅会透支他们对人生命运的深层体验,而且会弱化他们对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内涵的理解力和判断力。长此以往,将催生一个浅薄无知而非深邃渊博、好大喜功而非脚踏实地、浮躁虚夸而非沉稳内敛、只知娱乐而不会思考、不愿思考的民族,这是非常可怕的。

  影视剧创作应正确处理感官审美与心灵审美之间的关系,不能任由单纯的“好看”来左右艺术审美和价值判断。艺术创作固然要以传递美感为己任,但决不应止步于一味的视觉愉悦,它还承载着人类情感叙事、精神表达、心灵建构,内化为一个民族刚固坚硬的人文品格、精神魂魄和推动社会前进动力的文化功能。一些具有精神内蕴和人文品格的优秀作品,在遵循美的规律的同时,秉持着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精神风骨和更高精神层面的价值追求,用真挚的情感和深刻的内涵同样获得了观众的青睐。这说明,“好看”不应成为艺术创作考量的第一要素。真正优秀的作品绝非肤浅的感官审美,而是一种文化和思想的灵性表达,是建立在超乎感官欲望和利害关系之上的赏心悦目。在这个商业资本伺机利用人性弱点,绑架艺术、绑架文化牟取利益的当下,保持对影视艺术精神内涵的本质追求和理性认知,对于影视剧创作而言,显得特别重要和迫切。

热词: 影视剧:莫把单纯“好看”当王道 编辑:谢宁 责任编辑:
飞天资讯
专题推荐
860010-1255010100
1 1 1